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竞争格局及应用领域分析[图]

工业机器人本体领域四大家族优势显著,无论是在全球市场还是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市场的半壁江山,近几年来外资品牌瞄准中国市场这块大蛋糕,纷纷进入,国产品牌市场被严重侵蚀。系统集成领域在高端的汽车行业,外资仍占据主导地位,国产品牌逐步从焊接开始突破,短期内难以撼动外资地位;相对中端的3C行业国内集成商与外资竞争实力相当,未来或将成为系统集成领域国产化最大红利所在;低端的其他长尾市场以国内集成商占据主导地位,但受限于市场空间较低,难以诞生规模较大的企业。从竞争格局角度来看,国产工业机器人企业突破之路在于:长期需要靠模式取胜、在核心技术领域的突破形成自己的“护城河”,短期需要寻求和外资的差异化竞争。

一、投资模式“本体+集成”

根据工业机器人企业在产业链中不同位置的业务布局,可以将其商业模式归纳为以下六种,纯系统集成、纯本体、纯零部件、本体+零部件、本体+集成和全产业链。我们从Wind中按照2018年工业机器人业务占比15%以上的标准筛选出23家相关上市公司,根据它们在产业链中的位置分成系统集成、本体+集成、全产业链三大类。鉴于其它商业模式的上市公司数量太少不具备代表性,本篇报告主要针对产业链自下而上(系统集成→本体+集成→全产业链)的模式发展过程中,我国目前这三种模式下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盈利能力、成长能力的对比情况,从而找寻能够在行业中取胜的模式。

本体+集成模式整体偿债能力最优。通过对三类企业的偿债指标进行分析来看,本体+系统集成类企业偿债能力最优。具体表现为本体+集成的EBITDA利息覆盖倍数最高、资产负债率最低、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理想、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周转率最高。相比之下目前全产业链模式可能存在付息困难、应收款项周转慢等风险,系统集成模式的长短期偿债能力最弱。

2018年三类商业模式上市公司偿债能力对比分析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本体+系统集成模式整体盈利能力最优。从样本数据对比来看,2018年全产业链、本体+系统集成、系统集成上市企业ROE分别为-2.70%(剔除亏损严重的新时达后为4.01%)、8.41%、2.02%。同时本体+系统集成与系统集成企业毛利率接近,分别为28.33%和28.96%,明显高于全产业链企业。本体+系统集成的净利率为11.24%,剔除政府补贴后的净利润率仍有10.09%,明显高于其它两类企业。

2018三类商业模式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对比分析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本体+系统集成模式的营收规模、毛利润、净利润的增速可观,成长空间较大。全产业链、本体+系统集成、系统集成三类上市公司2018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增速为6.04%、23.37%、18.82%,毛利润增速为2.08%、25.45%、23.49%,净利润增速为-162.10%(主要由于成分标的新时达2018年亏损严重所致)、16.04%、-66.74%。2018年本体+系统集成模式表现出了良好的成长性,纯系统集成表现波动幅度较大。

本体+集成规模与盈利增速较高(%)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对比我国“本体+集成”类上市企业和四大家族的财务指标,我国工业机器人优质企业同四大家族盈利能力差距逐步缩小。对于经营“本体+系统集成”7家企业样本中,2018年整体毛利率为28.33%,净利率为11.24%,而扣除政府补贴后,2018年上述企业实际净利润率约为10.09%。对比四大家族,2006-2018年发那科的毛利率遥遥领先,维持在50%左右;ABB和安川则旗鼓相当,在30%附近波动;库卡略微落后,稳定在20%-25%之间。国内经营“本体+系统集成”业务的上市企业盈利水平良好,未来仍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从四大家族中争夺市场份额。

2018年我国本体+集成类上市公司和四大家族毛利率、净利率对比分析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综合来看,本体+集成的模式能够弥补二者自身的不足,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实现互补。一方面单纯的本体和下游应用之间隔了一层系统集成商,无法直接对接下游,容易导致本体对于下游应用的需求敏感性较弱。同时本体需要通过系统集成才能实现其应用价值以及检验其自身性能,二者相结合更有利于本体根据下游的实际需求进行不断地升级改造,并且可以依托系统集成改善企业的盈利状况。另一方面单纯的系统集成需要提前垫款购置本体,同时系统集成项目的“3331”回款方式使得集成商下游的回款周期拖长,这容易给集成商的现金流带来较大的压力。二者相结合有利于改善系统集成商的现金流状况,并且可以为下游应用的客户提供更好的定制化服务。

二、子领域应用

系统集成高端领域外资占据绝对优势,中低端领域国产替代正在加速。由于下游系统集成商数量众多,不同下游行业应用的系统集成商可比性不强,此处主要分析国产和外资在不同下游应用领域的占比情况。2018年我国工业机器人下游低端应用领域国产化程度较高,金属制品、塑料及化工国产化占比达到了73.35%和64.76%;相对中端的3C领域系统集成国产化占比达到了33.67%,其国产化占比提升较快,未来或将成为系统集成国产化替代最大的红利所在;高端的汽车行业国产化占比为15.86%,仍然处于较低水平,工业机器人高端工艺领域国产品牌突破仍需时日。

2018年国产和外资本体应用占比(%)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我国大多数系统集成企业起步较晚,规模较小,同时缺乏相关技术储备,因此业务主要集中在诸如3C、食品制造、金属加工和塑料及化学制品等相对中低端的应用领域。这些领域国产系统集成商数目众多使得竞争相对激烈,同时竞相降价造成恶性竞争现象日益严重。近两年下游应用需求放缓的背景之下,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领域暂时处于低谷时期,未来中低端领域系统集成商不可避免面临洗牌。细分子领域的龙头企业有望凭借其资金、技术以及行业理解深度上的优势从中脱颖而出,如3C电子行业的博众精工、石化烟草行业的博实股份、轮胎橡胶行业的蓝英装备、工程机械行业的华恒股份等。

细分子行业的龙头系统集成商列表 公司 细分子行业龙头 竞争优势 博众精工 3C电子行业 3C电子领域系统集成龙头,目前为国内苹果公司 粘性较高的供应商,同时积极拓展家电、汽车、快 销品领域等 博实股份 石化烟草行业 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石油化工、烟草等行业的固体 物料后处理,包括单机产品、单元产品和系统成套 设备,能够满足客户多层次、全方位的需求 蓝英装备 轮胎橡胶行业 国内轮胎橡胶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居于首位,为客户 提供全套的数字化子午线轮胎生产车间和轮胎生产 管控一体化的系统解决方案 华恒股份 工程机械行业 以自主研发为源动力,掌握工程机械等行业核心应 用技术,走自动化焊接系统集成道路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而在高端应用领域,如汽车行业的冲压、焊接、喷涂和整装四大工艺等,由于客户要求严格,实现工艺复杂,项目规模一般较大,导致进入门槛较高。高端应用领域国外系统集成商在全球已经拥有多个成熟案例,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而国内只有少数系统集成商研发和技术实力能够随着项目经验的积累逐渐形成较强的实力和一定的规模,进而抢夺国际系统集成商的市场份额,如大连奥托、上海德梅柯、广州瑞松科技、四川成焊宝玛等。

国内具备较强汽车行业系统集成实力的公司 公司 汽车领域相关技术 竞争优势 大连奥托 机器人滚边技术、生产线柔性 单元、激光焊接技术应用 通过20余年的稳步发展和潜心研发,积累了丰富 的汽车白车身装备设计制造和集成的经验,在国内 同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上海德梅柯 白车身柔性焊接生产线 综合考虑产品的特性、节拍要求、项目预算、厂房 限制、质量目标、物流需求及安全等诸多因素,达 到焊装生产线柔性与经济型的最佳平衡点,可让生 产线的性价比做到最好 广州瑞松科技 焊接、组装、液体物质填充、 涂胶、喷涂、搬运等作业 公司已为制造产业界提供各系列机器人超过3000 台,在汽车、摩托车、电梯、机械、家电、IT通信 等行业承接机器人系统及焊接自动化生产线约500 套 四川成焊宝玛 地板线柔性生产线、门盖、侧 围柔性成型、车身柔性总拼、 激光焊接技术 进入汽车整车焊接系统集成领域近30年的历史 中,先后承接了一汽大众、上海大众、上海通用、 长安福特、沃尔沃、北京奔驰、上汽依维柯、长 安、吉利、奇瑞、东风乘用车、拜腾等主流车企的 新厂建设及改造项目,涉及柔性自动化焊接生产线 及工厂MES解决方案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未来国产系统集成商差异化的竞争机会主要在中低端市场和新兴领域。中低端市场国产系统集成商的优势在于价格、渠道以及服务上,而外资系统集成商更多布局在附加值较高的汽车行业。同时外资受限于资金规模、产能、应收账款周期长等因素,中低端市场对于外资的吸引力也不强。国产系统集成商有望在中低端领域做深做强,高端领域当前以市场换技术的模式未来或将反哺国产系统集成商,中低端领域向高端领域渗透是系统集成发展的必然趋势。新兴领域包括新能源汽车、汽车零部件中的三电、新能源和仓储物流等,这些领域未来对于国产本体应用的需求将持续增长,国产化替代进程有望加速。因此在策略上我们还可以关注下游系统集成较大比例覆盖汽车(尤其是新能源汽车、电池电机电控、汽车电子)、3C电子电气、食品饮料、新能源、仓储物流等领域的客户,如拓斯达、科大智能、智云股份、三丰智能、赛腾股份、今天国际、克来机电、诺力股份等。

三、特定子领域

四大家族在全球以及我国的市场份额均占据了半壁江山。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的发那科、ABB、安川、KUKA在全球市场中的市占率分别为15.77%、14.13%、11.76%、11.03%,合计达57.40%,占据了全球市场过半市场份额;爱普生、欧地希、川崎等也分别在全球有超过4%的市场份额。相比之下,国内品牌机器人在全球范围内市占率较低,合计共9.7%。

布局上都以本体作为突破口,自上而下或者自下而上积极切入更多的下游系统集成场景,场景应用集中于高端领域,同时在经营策略上均坚持研发掌握关键技术,走技术驱动之路。通过对比2018年四大家族的研发支出以及占营收比重(其中发那科2018年研发支出的数据未公布,我们用2017年研发支出的数据来代替),不难发现发那科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达到8.34%位列四大家族之首,ABB的研发投入绝对值最高。

2018年四大家族研发费用及占营收比重情况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国产工业机器人企业短期的突破之路在于寻求差异化的竞争路线,本体领域主要是针对特定领域对通用型机器人软硬件进行适度改造。国内做得比较成功的多关节机器人都是为了解决某一行业问题而进行机器人应用,基于其自身熟悉的集成领域带动本体销售,比如:埃夫特起源于奇瑞汽车的智能装备部门,埃夫特进军机器人行业的诉求最开始就是满足于奇瑞汽车的自动化生产线;埃斯顿从自身的伺服系统开始,针对钣金折弯开发出行业独特的钣金折弯机器人。

相关报告: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工业机器人行业市场深度监测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